金属雕花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金属雕花板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蒙特利尔银行中国区董事长幸公杰入华三十年亲历金融质变

发布时间:2021-01-20 12:01:28 阅读: 来源:金属雕花板厂家

幸公杰是在中国任期最长的外国银行家之一。

1978年,当中国的改革开放之门刚刚打开,他就开始往来中国,并于1981年担任加拿大皇家银行中国首席代表,筹建加拿大皇家银行在中国的首个代表处。

在华三十年,他见证了中国改革开放的全过程。他总结,中国改革的三十年,是双向的“摸着石头过河”。早期中国没有中外合资的法律、法规,也没有与外商合资办企业的经验。而外资对中国的政策法律环境也不了解,失去了很多机会。

1987年,幸公杰担任了蒙特利尔银行首席代表,以新的身份继续探索在华经营之道。比如,蒙行利用贸易融资帮助中国进口了第一架波音飞机,担任中国银行(601988)H股上市的联席承销商。在业务上,蒙行一直致力于出口贸易融资,服务在华的北美外资企业。

长达三十年的在华经营,令幸公杰在在华外资企业家中享有声誉。目前,他除了担任蒙特利尔银行中国区董事长,还担任北京市外商投资企业协会会长、北京CBD商会副会长、北京市外资银行家协会理事长,同时是北京市市长国际企业家顾问团27位成员之一。

蒙特利尔银行今年将其亚洲总部迁入中国。近日,幸公杰在北京接受了本报记者的专访。

1.中加贸易桥梁

《21世纪》:蒙行是加拿大历史最悠久的银行,在华业务可追溯至1962年,这段历史是怎样的?

幸公杰:蒙特利尔银行于1817年成立。在没有加拿大这个国家之前,就有了蒙特利尔银行。一直以来,它都扮演着中央银行的角色,发行过钞票。一直到1986年,加拿大中央银行成立,蒙行才变成真正意义上的商业银行。

蒙行在华最早业务追溯到1962年,当时中国和美洲开始贸易活动,需要进行贸易结算。1994年与1996年我们分别把广州代表处与北京代表处升格为分行。我们在中国的战略是,以北京、上海、广州等重要经济区域为依托发展业务。我们的管理行在北京,向北京银监局汇报在华业务的情况。从分行的层次来说,我们设定的目标是为北美洲的贸易伙伴提供融资,大量的业务都以北美洲为基础。

《21世纪》:蒙行在中国有哪些主要的业务?

幸公杰:首先是代理行关系,我们从1963年开始和中国银行建立代理行关系,目前从四大行到市一级的银行,都有代理行合作关系。其次是资金的买卖业务。从量上看,蒙行排第四,是做市商。再次是贸易融资,比较受欢迎的是帮助出口商买断风险。

比如,出口商对第三世界市场的风险摸不准,即期信用证做不了,那我们会提供三个月的贸易融资,将一个月的即期信用证变成三个月,买断风险。这样,出口商就可以及早的退税和清关,节省了贷款额度和贷款时间,也绕开了贷款审批的复杂过程。很多出口商表示,本来三个月做不到的,现在做到了;本来做1000万的,现在能够做4000万。

此外,因为是加拿大银行的关系,我们为很多加拿大移民和学生开立账户、办现金卡、提供理财服务。蒙行在中国还设立了一个投资银行代表处,做了很多中国企业,特别是国有企业的跨国并购。蒙行也做承销,比如中国银行H股承销。另外,我们还拥有富国基金公司28%的股权。

《21世纪》:蒙特利尔银行秉持什么样的经营风格?

幸公杰:第一,蒙行曾行使货币供应的角色,所以血液里非常保守,倡导稳健。第二,它见证和参与了加拿大建国发展的全过程,加拿大第一条跨国的铁路、第一条跨国的网络、第一个大型水电站等等,很多“第一”蒙行都参与了。第三,蒙特利尔银行在本土和国外开展了很多贸易融资业务。历史上,蒙行有很多贸易融资做到英国、美国、加勒比海、南美和亚洲。

《21世纪》:由于冷战期间的隔阂,中美贸易尚未繁荣。作为美洲以贸易融资著称的大行,蒙特利尔银行在美中贸易中扮演了怎样的角色?

幸公杰:加拿大开放的时候,美国和中国的关系还有些僵持,我们称为“冻结期”。在这个期间,蒙行扮演了美洲和中国之间的桥梁。比如,早在上个世纪50年代末期,很多美国的小麦就是通过加拿大转运到中国。70年代末,中国进口波音747也通过蒙行进行贸易融资。目前,我们主要支持中国的出口商进行贸易融资。

《21世纪》:你长期担任蒙行中国区长官,见证了30年来中国改革开放的历史变迁,最大的感触是什么?

幸公杰:我非常清晰地看到一种变化。80年代后,中国开始双向的“摸着石头过河”,中国和外商都在摸石头。到了90年代,开放就变成了一种战略性、试探性的决策,表现在大批的外资进入,很多跨国公司出现在中国。到了2000年之后,战略性的外商投资就变成真正意义上的战略投资。从外资来看,第一梯队、第二梯队、第三梯队纷至沓来。一直到2006年,都是外资大举进入中国的年代。

从1992年开始,我非常清晰地看到中国有秩序地,有组织地开始培育对外开放的架构。各种改革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酝酿、实施的,直到加入WTO前后。那时,中国对外开放的框架已经基本建立。从现在开始,又进入了一个新时空。

《21世纪》:上世纪 80年代,美国混业监管后,产生了很多全能银行,蒙行在北美是否感到压力?

幸公杰:有。因为规模非常重要,它意味着地区分散性,能分散资金来源和风险,使得资金成本较低。在一个竞争的市场中,无论稳定性还是收益都能得到好的保证。而地区的小银行,业务风险相对较高。

上世纪80年代,我们收购了芝加哥的一家大银行哈里斯银行。这是加拿大银行在美国拥有的唯一一家全资附属子公司,我们从中受益不少。

《21世纪》:为什么在过去的几十年,全球范围内的银行并购迭起?

幸公杰:银行业在过去25年到30年中,全球发生的很大动作就是互相兼并。通过兼并,使资金来源更加广泛,股价随之会有反应。第二,两个银行的股本金放在一块,资本金做大,能够买第三家银行,市场又有好的反应,股价又翻番。第三,大银行能够分散风险,本来做一个州的,现在能够做三个州了。

其实这反映了一个现实,即公司业务长久以来并不成为银行很稳定的收入来源。有些派别甚至认为,从商业银行从事公司业务的第一天开始,就没有赚过一分钱。因为利息收入的总和,在某一个时段的金融危机或者世界经济危机、地产危机、能源危机、或者对拉丁美洲放任的贷款危机之中,会把全部利润套走。因此,所谓的发展路径,就是收购行为加速,以及公司业务的相对收缩。

《21世纪》:北美银行出现倒闭,这是不是一个很好的并购时机?

幸公杰:我觉得取决于很多问题。首先取决于对整个银行体系的看法,对货币的看法,还有时机,以及将来发展的情况。金融危机刚刚过去,经济在逐步回暖的过程中,这不单单是价格问题,而是金融去向的问题。金融体系会不会有所改变?金融体系对整个经济的关系链是不是会改变?整个金融体系中主要的培养和参与者,他们的动向,都会影响着以后金融界运作的模式。

《21世纪》:加拿大银行业在此次金融危机中,没有受到重大损失,原因是什么?

幸公杰:加拿大银行业的很多业务还是放在商业银行业务上的。首先蒙特利尔银行把道德原则放得很高,要求每一个员工做事要合法合理。其次,加拿大文化很有代表性,是一种很温和的文化,不强势,但很直白。1996年开始,金融工具迅速发展、很多银行业绩突出,但蒙行还只做自己的。这种企业文化的力量是显而易见的。

再次,蒙行牢记西方银行业经历过的教训。比如,1960年底的能源危机、地产危机、南美信贷危机。每十年都有一个金融的下调,都给银行业造成了损失。但在数年的繁荣之后,很多银行可能就忘了。

3.外资银行困局

《21世纪》:瑞银、花旗、汇丰等银行在中国非常强势,业务推展得比较快。加拿大的银行似乎比较默默无闻。原因在哪里?

幸公杰:你所提到的银行在全球有相当的力量在做零售银行业务。但蒙特利尔银行的零售银行业务不是重点,北京就一间分行,这个就是原因。

很多人问我,在WTO刚开始的时候,外资银行来了,是不是一匹狼?我觉得并不一定。因为做零售业务需要分行网络的全方面铺开,需要非常庞大的网络,还要有能够管理私人客户不同类型风险的能力,以及先进的IT支持。我觉得中资银行有很强的竞争力,有分行网点、有人脉、很懂得街坊邻里。在历史上,其他国家都是如此。

加拿大开放的时候也允许外资银行进来。当时加拿大也很害怕,但十年之后,回头一看没有问题。因为蒙特利尔银行根基是很深的,很多加拿大人几代都是我们的客户,已经形成依赖了。

在中国,我们要量力而为。我觉得外资银行来这与中资银行抗衡零售银行业务,是非常困难的。但也能通过这方面的努力完善资金来源,因为零售银行的资金来源相对是比较稳定的。一个存款走了,对资金来源没有什么影响。这边100个走了,那边200个又回来了。

《21世纪》:去年11、12月份开始,中资银行的贷款业务增长非常快,其他外资银行这方面很低落。你对这个问题怎么看?

幸公杰:蒙行的贷款不是政府可以去主导的,而是完全依靠自己的判断。从金融危机开始,我感觉银行在做各种各样的准备,加大监控。在全球金融危机的大形势下,蒙行的很多公司客户母公司都在北美洲,所以我不觉得有理由要放开(速度)。中国放开了,就应该要有准备,监控不良资产的再抬头。

《21世纪》:蒙行的信贷增速是不是正的?

幸公杰:我们是相对平衡,基本上是维持,不为正,因为母公司那边监控加强了。

《21世纪》:从去年到今年,中资银行往基础建设和地方政府的融资平台发放了较多贷款。一些外资银行也希望这样做,比如渣打和四川省政府签订了一个80个亿的协议。蒙行是否有这方面的考虑?

幸公杰:没有。我们一定要抓住我们的优点,一步一步地做。目前我们要筹办法人银行,是一个非常重大的承诺。有了这个管理方式之后,能做的事情才能更多、更广。

《21世纪》:你多次提到银行应该降低对息差的依赖,为什么?

幸公杰:这是比重概念,不是总量概念。银行利润的来源就是靠利差。现在中国利差是巨大的,经济还没有运行到很完美的时候,需要利差空间,但空间越来越小。

现在中国企业80%的资金来源都取决于信贷,同时信贷结构以短期为主,很多流动资金贷款每六个月审查一次。有人把流动资金贷款变成一个长期投资,比如盖房子,但这不是一年可以收益的,资金严重错配。要把资本市场培育起来,提高融资的灵活性。

界王安卓版

仙域争霸

联众游戏

方舟指令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