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属雕花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金属雕花板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青年作家15年后再高考想拿语文单科状元dd-【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11 17:26:55 阅读: 来源:金属雕花板厂家

青年作家15年后再高考 想拿语文单科“状元”

张一一,这个名字听上去有些耳熟,原因恐怕要归功于他的“炒作”功力,追李湘事件、被传获诺贝尔文学奖提名事件、质疑莫言走后门事件让这个名字一次次进入公众视野,以至于网友又爱又恨地给他封了个“炒作大王”的称号。

他一直坚持写作,出版过《炒作学》、《反红楼梦》、《我不是人渣》、《丑陋地理志》、《第三只眼看国人》等书,如今,这个35岁的“炒作大王”正在摩拳擦掌备战2014年全国高考。这是他继1998年、1999年连续参加两次高考后的第三次尝试,他声称自己已经没有了当年的紧张,应该会有个好成绩,甚至希望自己可以被名校破格录取。

前日,记者与张一一取得联系,他刚从北京返回岳阳老家湘阴县备考,话语间依然一副我行我素的做派。对于高考,他有一堆匪夷所思的观点。

十六年前高考失利 复读考上大专

张一一出生在湖南岳阳市湘阴县的一个小山村里,他从小学到高中都在乡下生活,学习成绩一直在班里名列前茅,“那个时候我总是第一名,第二名能被我甩开100多分,我爸我妈都觉得我是个好苗子。”张一一用语速很快且不标准的普通话回忆着他第一次参加高考的那段往事。

虽然张一一那时候成绩很好,但1998年他临考前的晚上竟然一夜不眠,“当时我也不困,就是兴奋加上紧张,然后就去考试了,那两天我几乎没怎么睡觉。”张一一告诉记者,“等到发榜时,我发现自己没考上大学,差60多分,很失落。”

回到家时,张一一的母亲正在做饭,“当我把这个‘噩耗’告诉我妈的时候,只听我妈切菜的声音开始放慢,然后切到了手,那些日子我们家的气氛差极了。”张一一说,“我很不甘心,我觉得是乡下的老师教学水平太差,不然我这么努力学习,学习成绩在班里这么好,怎么还上不了大学?”

于是,张一一开始考虑复读的事情。“不过那时候我爸爸反对我复读,因为家里条件不好,复读要花钱,我爸爸希望我出去打工挣钱。”张一一说,“但我妈妈还是支持我再考一次。”

张一一决定不在乡下复读,于是他一人到县里的一所高中参加复读入学考试,“我当时一个人学习、生活,没有人陪读,因为没那个条件。”张一一说,复读后他在1999年第二次参加了高考,“虽然我依然失眠,但考试成绩还行,我考上了岳阳的一所专科学校,终于成为了一名大学生。”

旷课太多被退学 跑到广州去打工

张一一还记得到大学报到那天,他非常兴奋,他以为终于可以过上自由的、自主的、可以追求知识和他所爱好的文学生活,“于是我认真上课、学习、写论文、参加社团活动、看书……”张一一说,“但是后来我发现,我再用心写论文也得不到像高中写作文时那样的老师和同学的赞美,有的老师甚至都不会把学生的文章看完。”

张一一发现开始对于大学里的任何东西都失望之极,于是他开始旷课、不写作业,甚至替别人考试、考试作弊……终于,他在大学第三年的时候因为旷课和重修太多被勒令退学,“我当时也觉得无所谓,出了校门就去广州打工了。”

“我爸爸妈妈和家里的亲戚知道我退学后,一时间对我都是板着脸,没有好话,认为我不知好歹,辜负父母的一片苦心。”张一一说,“我当时心里很难过,正好也赶上在广州生活工作都不顺利。”

张一一在广州一年内换了十多份工作,每一个工作都干不到一个月,“我只喜欢看书和写作,于是我就开始不停地写,把自己的经历和想法写出来,慢慢地也成了一种风格开始被读者认可。”

张一一说,“这些年,我靠自己的笔杆子在北京算是混得还可以,娶妻生子也有了落脚之地,但当回忆起高考这段往事时,我总是觉得意犹未尽,一直想要在高考考场上争回当年的面子。”

三战高考 语文、文综是强项

去年,张一一决定再拼一次,圆自己一个梦,10月份,他报名参加2014年全国高考,而因为他的户籍还在湘阴老家,他只能回到湘阴报名参加高考,半个月前,张一一终于拿到了他人生中的第3张高考准考证。

作为一名第3次参加高考的“老兵”,这一次,他的目标很明确:在考场上找回“当年的面子”,上演一出现实版“高考复仇记”。“我报考的还是雷打不动的文科。”张一一说,“我的语文、文综是强项,应该可以拿到高分,但英语是我的弱点,怎么也学不起来。”

为了打好这次翻身仗,张一一复习了将近一年的时间,“我喜欢在家里自己一个人安静地看书,不喜欢去咖啡馆、茶馆之类的地方,而且我也不熬夜,依然早睡早起,但我还是会尽自己最大的努力的。”因为,张一一的侄子和外甥也将参加今年的高考,“如果考不过这两个晚辈,我会再一次成为家人笑柄的。”

前天,张一一回到了湘阴老家,他下了车的第一站就是到文庙去走走,“我们湘阴的文庙历史悠久,是湖南省保存最完整的文庙,每年都会有很多参加考试的人去求个好运,我也不能例外啊。”

张一一告诉记者,他现在依然有些紧张,但早已经没有了十五六年前的那种“置之死地而后生”的恐惧感,也没有失眠,“现在想想高考的那段时间,真是沉重又憋屈,因为高考早已在老师和家长的心里被打上了‘改变命运’‘誓死拼搏’的烙印,压力太大了。”张一一说,“现在比较轻松。”

张一一估计,这次就算英语考不好,他应该也能考到520分左右,“我还是希望到汉语言文学专业学习,虽然我的能力可能考不上名牌大学,但是凭借我的写作特长,希望能被北京大学、南京大学、台湾大学的汉语言文学专业破格录取。”张一一说。

张一一对高考的奇特理论

新报:面对复习题你现在的感受是什么?

张一一:我现在感觉高考的不少试题很有一些故弄玄虚,和现实生活脱节太大。

新报:你本身是作家,会不会对于语文考试的成绩非常在乎?尤其是作文。

张一一:没错,除了希望能够被重点大学破格录取之外,我还希望能拿个全国的语文单科状元。

新报:据媒体的报道,你写过的高考作文曾多次入选“最差作文”和“零分作文”,你哪来的自信能拿状元?

张一一:这几年确实有很多媒体邀请我写写高考作文,我都是按照我的理解来写的,没想到不合那些阅卷老师的胃口。但是,一个出版过十本书,发表了近千万字文学和新闻作品的作家写高考作文竟然不及格甚至“零分”,到底是个人写作水平的问题,还是其他问题,很值得社会各界的思考。

新报:十几年后再次参加高考,你有何想说的?

张一一:我认为高考对于生理周期恰在高考期间的女生并不公平,应将A、B卷错开一周以上,分两次考试。

此外,应给予师资力量相对薄弱、教学质量相对较差的农村考生以更多的政策倾斜,让农村的考生到城市的考场“客场作战”就更不公平,有关方面应当考虑将高考考场设在农村。

新报:如果今年考不好,明年还会继续吗?

张一一:应该不会再参加一次了。复习高考太累了,圆了我的高考梦就可以了。

天津红光激光器

黑龙江共挤塑木地板

昆明不锈钢丝网深加工

山西柴油全自动油炸机